比起結婚,更重要的是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
Google+
425
閱覽次數

我最喜歡的男朋友,不想結婚。 

這件事,我是在30歲生日時得知的。同時也是交往兩年後的事情。 

吾郎,東大畢業,外表有型的律師。英里和吾郎「結婚」的這份目標,從未有過懷疑。當英里得知他毫無結婚意願那天開始,她開始產生了不安與焦躁。英里跑去求籤問神,並和朋友徵詢意見。只可惜,吾郎還是堅持那句「我不想結婚」。 

兩人經歷了多次的吵架後,終於正式分手。雖然強忍住傷痛,和想結婚的小金開始交往,並下定決心和小金結婚。不過就在此時,吾郎居然向英里結婚了。

究竟小金和吾郎,應理會選擇哪個人呢?

「......英里,和我結婚吧」 

吾郎超乎自己想像的發言,讓英里一瞬間懷疑了自己的耳朵。 

「......你難道又要耍我嗎...?」 

英里終於小小聲的說出了一句話,原本想甩開抱著自己的吾郎,但吾郎的力氣也比想像中的大。 

「我沒在耍你。我是認真的」 

「......為什麼突然要那樣說...?」 

英里完全無法相信這樣的情況。腦中僅是一片混亂,連聲音都開始出現顫抖。 

「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是我現在做出結論了。我絕對不會把你交給其他男人」 

明知道吾郎這句話非常自以為是,但英里卻反射性的,開始覺得心疼。 

為何會選在這時候才來求婚呢?這也讓英里必須要當下做出選擇,而且是個無法回頭的選擇。 

「但是我已經和小金同居了......」 

「那你搬來我家。我已經做好覺悟了,所以我會等你。剩下就看你了」 

「看我......?什麼啊,從頭到尾都是你在講!我......!」 

正當英里抬起頭來想抗議時,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吾郎身後,出現了一個人影。 

「小、小金......」 

這瞬間,已經讓英里說不出話來了。 

在昏暗的對向街道,出現的是穿著制服,呆住的小金。

「小金,拜託你,等我一下!!」 

小金別過頭去,並快步向前走去。英里也使盡全力甩開吾郎後,追了上去。 

「英里,我會等你的」 

雖然被吾郎一句「我們結婚吧」給驚訝到, 

但從黑暗深淵中救出自己的,絕對是小金,而且現在住在一起,兩人也一直刻畫著屬於兩人的未來。 

突然一句「我有所覺悟了」,也沒辦法簡簡單單的就換個男朋友。 

「小金!!」 

英里終於追到小金,並抓住他的手腕。 

「不是這樣的,抱歉,讓我解釋一下......」 

邊喘邊說著這句話,小金只是微笑的說出一句「是喔」,然後兩人一直保持沈默的走回家。

小金的內心話:「我也是有自尊的」


英里為了不讓事情更嚴重,毫無遮掩一五一十的說出了出來。 

畢竟她原本就不是很會說謊的類型,而且小金當時也在場,因此也沒什麼藉口能講。

「喔......」 

英里說完後,小金只說了這句話便沈默了下來。 

「英里,我暫時會先離開這個家,要是你也收拾好東西準備要搬走時,可以通知我一下嗎」 

「...為什麼?」 

小金終於說出口的一句話,卻是如此冰冷,讓英里腦袋一片空白。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英里和我在一起是絕對不會幸福的。其實能發生這件事情,也算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一句斬釘截鐵的話,也讓英里內心遭受打擊。小金是第一次說出這麼冷淡的話。 

「不是這樣的。我真的沒有...!我只是想認真考慮和小金兩人的未來......」 

「英里」 

小金大喊了一聲,強硬的打斷了英里的話。過去一直保持著微笑的小金,現在是連一點笑容都沒有。英里眼中滲透了淚水。 

「抱歉,我也是有尊嚴的。看到那種情況,而且明知道你們兩個是相愛還要拼命無視,我人沒有好到這種程度。要是你真的覺得對不起我,那你就什麼都別說了」 

小金直視英里的雙眼,並用叮嚀且嚴肅的口吻說道。 

英里忍不住眼淚開始眼眶竄出,她只是拼命焦急的想解釋些什麼。 

不過面對什麼都不讓她說的小金,她也是什麼都說不出口。英里看著默默走出家門的小金,只能含淚目送。 

小金解救了英里這麼多次,但卻在最後一刻,對英里的淚水無動於衷。

為了自己深愛的女人,而讓自己內心變成魔鬼

「小金真的是個好男人......」 小萌和咲子異口同聲的說了這句話。

「什麼意思?我被他這樣甩掉耶...。雖然是我不好...」 

雖然英里不斷想找小金解釋,但小金卻是完全不願意回應對方。因此英里只好乖乖的收拾好行李,回到千葉娘家。 

「英里你真的是個笨蛋!」 

咲子生氣的說道。 

「小金是為了不讓英里想太多,才故意讓自己變的這麼兇的!雖然他叫我不要跟你說......,小金她說只要英里能幸福他就滿意了...」 

咲子的爆料,讓英里呆掉,什麼都答不上來。 

「然後呢?你和吾郎怎樣了?」 

和吾郎還沒有聯絡。 

雖然和小金分手了,但英里也無法馬上就開心的換下一個男人。 

「我覺得你就和吾郎復合吧。畢竟英里你還是喜歡他對吧?雖然這條路不好走,但這年頭能和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共度一生,也是非常難得的,對吧咲子?」 

小萌刻意把話題推給咲子。 

「對呀...。為了小金,你也要報答對方的好意才行......」 

就算發生再多事情,兩位好友還是站在英里這邊。 

英里原本以為,和小金走向如此結局,那她勢必也要把對吾郎的情感給封印起來才行。不過也如同兩位好友所說的,更老實面對自己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希望你幸福啊 

兩位好友在後面推了一把,也帶給英里不少勇氣。

她發現了一樣比「結婚」這個制度更重要的東西。


好久沒有來到吾郎家了。 

緊張的按下門鈴後,吾郎開了門卻是來了個意外的擁抱。 

那是為了確認英里存在的,長長的擁抱。就算沒有說出任何話,英里也多少能理解他的寂寞與內心的想法。 

「謝謝你回到我這裡來」 

當聽到吾郎那軟弱的聲音時,她也知道自己那段非常長旅程結束了,開始覺得有種安心感。

結果,還是喜歡著吾郎。 

沒有任何明確的理由。只是能和如此喜歡的男人在一起,已經非常幸福了。

後來兩人感情也恢復,兩人過的相當好。 

雖然吾郎親口說出「和我結婚吧」,但並沒有任何行為,而英里也開始覺得無所謂了。 

她開始覺得,不想被結婚這個制度給束縛住的男人,也不用強迫對方。 

反而是兩人每天都能抱著對方入眠,早上起來時吾郎也在自己身邊,光是這樣就讓她非常開心了。 

最近流行事實婚姻這項概念。原本認為「不結婚=沒有愛情」的英里,開始漸漸能夠理解世界上有多種不筒形式的愛情存在。 

被他人的目光或制度給束縛住,不如看清楚事物的本質,反而更接近幸福。 

星期六早上醒來的英里,一邊想著這些事情,一邊看著吾郎睡覺時的臉。 

然後準備要摸摸他的頭髮時,突然發現有些不對。 

―咦......? 

她突然發現到一件事情,不小心興奮到笑出聲來。 

吾郎在她睡著時,偷偷在英里的左手無名指上,戴上閃耀光芒的戒指。 

―Fin

你覺得這篇文章如何?


留言


其他人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