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達一年半的總統大選總算落幕了,現在正式進入川普籌組內閣的時期。撇開對於內閣人選的批判,落選的希拉蕊的「真面目」反而成為最新話題。
Google+
127
閱覽次數

選舉過後,希拉蕊的裝扮與選舉時的整體俐落裝容有很大的差別。在選戰中,希拉蕊的妝髮絲毫不馬虎,總以最佳姿態穿著Ralph Lauren的西裝出現在大家面前。

然而選舉後,希拉蕊與一些幸運的支持者合照時,可以清楚看見希拉蕊素顏且清爽的笑容。合照是由Instagram的@HRCintheWild帳號所貼出來的。

雖然可以看到希拉蕊這把年紀該有的皺紋,從笑得相當健康的笑容中,可以看出希拉蕊在卸下政治家的包袱後,可以不用再費心於妝髮和時尚,反而可以全心全意地投入她的事業。

希拉蕊出身於芝加哥的勞動階級家庭,畢業於耶魯大學的法律系後,在康乃迪洲擔任律師。

當時身為東海岸都市派的希拉蕊,年輕的時候曾追隨流行,戴著大鏡框眼鏡、穿著氣派的條紋褲。然而在與比爾柯林頓結婚後,其搖身一變成為阿肯薩斯州的州長夫人,穿著轉為保守。

之後,希拉蕊成為第一夫人,而自身擔任過參議員和外交部長的她,開始不得不為周遭對其時尚的評比而煩惱。

特別是在第一夫人的時期,一直為了「第一夫人是代表美國的女性,因此必須傳遞正面形象」的重責大任而努力著。

不僅是因為成為時尚領導者的責任,長年以來希拉蕊自身不得不細心注意關於時尚的每個小細節。

因此,此次選舉的落敗,反而讓希拉蕊得以從以往的窠臼中解脫,「現在總算沒有人會管我的打扮了吧!」

這樣的框架不僅僅是框住了希拉蕊,現任的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也是出身哈佛大學法學院的菁英。在丈夫歐巴馬擔任參議員的時候,當時蜜雪兒的收入還比歐巴馬高。

然而,在歐巴馬當選為美國總統的時候,蜜雪兒只能辭去工作,當起時尚指標的第一夫人。

2008年歐巴馬就任美國總統的晚宴中,蜜雪兒穿上了華裔設計師吳季剛設計的白色洋裝,讓吳季剛一躍成為家喻戶曉的知名設計師。

之後,蜜雪兒出席伊莉莎白女王設於白金漢宮的晚宴,湯姆福特的設計服也受到矚目。在白宮迎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伉儷時,身穿的Tadashi Shoji洋裝也成為一時的話題。

另一方面,蜜雪兒平時穿的J.Crew品牌成衣也一樣驚艷全世界。美國在雷曼兄弟銀行破產的風波時,失業率居高不下,因此蜜雪兒的平價穿著反而讓人民對她增添好感。此後,蜜雪兒陸陸續續穿了不少服裝,但受到矚目的大多為無袖的花朵樣式洋裝。

起初蜜雪兒穿著無袖洋裝露出雙臂時,曾有一些評論認為不妥。然而,鍛練過的健康雙臂反倒成為蜜雪兒的正字標記。

若要說起第一夫人的時尚指標,就不得不提到賈桂琳甘迺迪(1929–1994)了。賈桂琳到她的丈夫甘迺迪總統被刺殺前,當了3年的美國第一夫人。

賈桂琳出身上流社會家庭,因此所喜愛的衣服均具備上流風格。舉凡簡單卻優質的洋裝、西裝到帽子,無一不襯出她的風華絕代。

最近上映的電影「Jackie」中,由知名影星娜塔莉波特曼飾演賈桂琳甘迺迪。娜塔莉波特曼以卓越的演技演活了賈桂琳如戲劇般的人生,在演出的同時,也順道體驗了當時的經典時尚。

賈桂琳的女兒-當過美國駐日大使的卡洛琳甘迺迪,則由來自倫敦的小少女飾演。

緊接而來的2017年,梅拉尼婭·川普(Melania Trump)將成為新一任的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原本就是模特兒出身,因此身高和身材方面都保持相當良好,也很習慣穿設計師品牌的服飾。

在美國總統選舉的勝利之夜,梅拉尼婭在丈夫川普發表當選演說時,她穿著Ralph Lauren的連身衣登場。

一樣是Ralph Lauren的服裝,梅拉尼婭穿的連身衣風格與希拉蕊在選舉辯論會時所穿的軍藍色女性褲裝截然不同。梅拉尼婭穿的連身衣展現出優雅風情,售價為4,000美金。

然而,梅拉尼婭似乎也開始成為另類的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曾表示因不想讓其10歲的兒子轉學,因此打算留在紐約而不搬進白宮。

此話一出,許多紐約客感到相當憤怒並發起「梅拉尼婭滾出紐約」的連署活動。

一部分的實際原因是,若梅拉尼婭住在紐約的話,紐約市警方每天須額外花費100萬美金來維護第一夫人的安全。而這些錢當然來自紐約市民所繳的稅金。

但老實說,梅拉尼婭不想搬進白宮的理由僅僅是因為10歲的兒子不想轉學嗎?看看蜜雪兒歐巴馬就可以知道,美國第一夫人是很忙碌的

各國首領訪問時的國宴、出席許多國內的活動、有時還得獨自出國訪問,再加上第一夫人須參與的社會公益活動...。。

蜜雪兒為了杜絕兒童肥胖問題,推行了8年的「Let's Move!」運動、為了促進開發中國家女孩受教育的機會,也開始推動「Let Girls Learn」計畫。

更別說在美國總統選戰中應援希拉蕊的演講。蜜雪兒的演講被公認為「比歐巴馬總統更扣人心弦的演講」。

反觀新一任的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其並不擅於社交,且也自認自己是以家庭為中心的人,更別說她是來自斯洛維尼亞的移民,英文並不是她的母語。

日常生活的對話對她來說或許沒有問題,但成為世界首腦的第一夫人,對她來說可能就有些吃力了。

伴隨著梅拉尼婭的話題出現的是,第一夫人預算的削減問題。美國總統一年的俸祿為40萬美金,但第一夫人並沒有收入。

但前述的種種如此繁忙的事務,至少需要20位職員的幫忙。換算下來,一年的人事費用至少高達160萬美金。此筆費用還不包含治裝費。第一家庭平時穿的衣服都是自掏腰包買的。

晚宴等場合穿的晚禮服大多都是知名的設計師贈送的,穿完後收歸美國國立檔案館保管。

另一種方法就是像梅拉尼婭這樣,居住在紐約而大幅減少身為第一夫人的公開活動,職員費用的支出就會大為減少。

「如美國這樣女性活躍於社會階層的國家,第一家庭是否也不遵循於以往的傳統家庭模式,第一夫人一樣可以保有自己的職業。」這方面的質疑與見解開始逐漸浮上檯面。

然而,如同此次美國總統大選最讓人感到惋惜的,在不遠的未來,美國是否也能選出第一位女性總統,而其丈夫就可能成為「第一先生」,「第一夫人」這個稱謂就暫時消失了。

美國的第一夫人這個位置,其意義為代表美國、傳遞美國精神的第一女性,但到目前為止,這個位置充其量也只不過是美國總統的「夫人」罷了。

如今,以真實姿態現身於世人眼前的希拉蕊,她所能代表的,或許就是從女性政治家的框架和重擔中被解放出來的女性精神與意義。

你覺得這篇文章如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