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日本岡山縣新庄村的43歲臼井崇来人,她希望戶籍上能從女性改為男性「變更性別」,向法院提起不服。

自小就被當成女性照顧成人讓他相當痛苦,3年前被診斷出性別認同障礙。而他改性的動機,是因和現在的伴侶相遇之後。
Google+
520
閱覽次數

今年3月,2人一起到戶政事務所去辦結婚登記時,因雙方都是女性的關係無法接受辦理,因此向當地法院提出不服,但卻不被法院受理。

臼井崇来人要在法律上成為「家族」的話,第一步臼井崇来人必須要先進行「變更性別」的手續。


日本現在進行戶籍上的性別變更,需要先接受「變性手術」,女性必須要切除掉「生殖器官」。但是切除掉後也不代表擁有男性的功能,而且有風險。

既然如此,法律居然還強制要求進行手術,這不是很奇怪嗎?臼井崇来人提出了一個簡單的疑問,他希望能不經過手術就能改性。

當然也有批判他的聲音「若你希望你的家族在法律上被承認,那你就去動手術啊」。

臼井崇来人表示「當時他被醫生說,有什麼問題,雖然我會幫你治療,但我沒辦法幫你承擔風險,要不要動手術責任在你不在我。就算我想要先自己了解風險究竟有多大,也只有20年不到的資料。法律居然要我在這種狀況下做判斷,我覺得這太過分了」

滿足一定條件就能做性別變更,「性別認同障礙特別條例法」在2003年成立,到目前為止有6021人成功變更性別。還有許多人希望接受手術,但是至少要等2年。

另一方面,現在醫療技術無法否定「變性手術」的風險。2012年一位想變為男性的女性,在接受乳房切除手術後突然身體出狀況,並造成死亡。

放眼國外,荷蘭、西班牙、阿根廷等國家,不需要進行手術就能變更性別。阿根廷則是被稱為性別變更的先進國家,只要本人進行宣示,不需要經過診斷就能變更性別。

里約奧運時,由女性轉為男性的選手,不需要特別條件就能以男性選手的資格出場比賽,而男性轉為女性,則需要滿足男性賀爾蒙在一定值以下等條件才能出場。

日本的性別變更修正法案幾乎沒有太多進展過,過去不斷從法律面來支持LGBT的前任律師池田清美氏也表示「修改法律,就必須要先讓整個社會對LGBT有更多的理解與容忍。沒辦法說改舊改」。

她也說「過去關於性別問題,一直都著重於生殖器的部份,今後言論風向應該會帶往人的生存方式以及內心的部分去。世界的風潮是如此,日本總有一天也會通過修正法案」。

世界越來越多國家開始認同性的多元性之後,日本的法律也可能會漸漸改變。而回頭看看台灣,或許這也值得發人省思。

※日文採訪影片

你覺得這篇文章如何?


留言


其他人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