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最當紅的話題,LGBT(Lesbian、Gay、Bisexual、Transgender)中,特別是同性結婚、婚姻平權這部份。而日本這幾年也有過不少類似的議題,讓一般人對他們比較有寬容的想法。
Google+
12,552
閱覽次數

不過實際上是如何呢?也許就是這些單字的存在,讓他們本人還是沐浴在他人好奇的目光下,被當成動物園的猴子一樣看待。

隨著時代的進步,人們對他們的存在開始有正面的想法,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關於LGBT依然還是問題重重。

同性戀的他們看到的景色,跟我們是否一樣呢?還是完全不一樣呢?『某位男性』將要告訴我們同性戀們對於同性戀的存在與思想,以及對於未來的期望。

這次接受採訪的男性,是髮型設計師,並在東京工作。他說他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開口說過一句「我是同性戀」。這並不是電影、也不是日劇、而是他們真實的樣子與聲音。

同性戀者每個人,都曾有過發現「原來我是同性戀」的時候。大家都過著不同的人生,在各種不同經驗上發現的。在攝影機背後的他們,究竟是怎樣開始對同性有好感?我們詢問了他動機。

「並非是某天突然發現,而是像細水慢流一樣,流到那邊去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也許在我人生中,一直都有那樣的意識。比起男女,更像是與『人』接觸的感覺。時間一過,就開始覺得男女的分界線越來越薄,無論對方是男是女,就是喜歡『那個人』這樣的感覺。

實際上到20歲之前我都有女朋友。但是當我開始工作後,環境跟著轉變,等我察覺到的時候,我已經慢慢的在把注意放到男生身上。」

―當你發現自己是喜歡男性的時候,你曾有過迷惘嗎?

「畢竟在世界上仍屬於少數,因此我曾有過迷惘。一開始完全不想跟任何人講,反正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祕密,我就當成是自己的祕密,就這樣過著生活」

就只是順水流一樣,不去抗拒,就成了今天的自己

他說,並非是完全斷定自己喜歡的就是「男性」,將來也有可能再次喜歡上女性也不一定。喜歡男性,又可能變成喜歡女性,這對於我們來講是很難以想像的。在他心中,究竟「男女的界線」在哪裡?

「從和女性交往變成和男性交往,並非是人生改變了一條道路。而是像漂流在水裡一樣。更貼切的講法是,順水流,不去抗拒。

在我的心裡面,幾乎沒有什麼男女的界線。所以和之前的女朋友也有過肉體關係,就算分手了也不會討厭對方。

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老實說到目前為止,我還不覺得自己是同性戀」

這世界上的『普通』,很可能不是普通

我稍微彎著頭聽他講話時,他突然反問了一句話。

「例如說你被人問『為什麼你能確定這個人是你的親人?』你會怎麼回答?」

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我,稍微想了一下說「因為是從媽媽身體裡出生的,所以他就是我的親人」,我只能這樣回答。畢竟媽媽就是媽媽、爸爸就是爸爸,這很普通。他似乎能夠理解。

「嗯,那如果對方跟你說『其實他並不是你真正的父母』,你會怎麼辦?對我來講,我是同性戀這件事情,就是這種感覺。當下你自己所認為的普通,也許你可能在知道某些事情後,這個普通就不再普通了。

若你聽到了一些事實,接不接受都是在於你,不是嗎?現在世界上都在講LGBT,希望大家能夠理解LGBT,但在自己內心中所歸類的『普通』,結果很可能都不是普通。事實這種東西,其實都是每個人自己心中的所想的而已。

在生態學上來看,也許男女一定要在一起,兩個人才能生小孩繁衍後代,但是在這當中也有人離婚,也有人根本不喜歡自己的結婚對象。如果你說這就是『普通』,那我就會懷疑,每個人所掛在嘴邊的『普通』到底是什麼。

例如說現在有很多人都說,喜歡異性是普通,喜歡同性不是普通。那相反的,也會有人認為這兩個是相反的,如果站在這樣的觀點,那我也能說身為同性戀的我是普通人。現在世界上普遍被認為的普通,總有一天變成不是普通,我也不覺得奇怪。至少身為一個不屬於普遍人認為『普通』的我,其實過的也很快樂」

從幾年前開始,因緣際會讓我能夠和身為同性戀的他們一起度過平日生活,也許我與被稱之為『普通』的女性所處的環境有點不同。但和他們接觸幾年後,我能夠完全理解那個獨特的看法。

那麼平常沒有和他們接觸過的人們,在接觸到有關LGBT的媒體後,會發生什麼現現呢?對我來講,世上被人所理解的同性戀,其實這個單字這個存在也都是被人類隨意創造出來的,至少有些很不一樣的感覺。對我這樣的想法,他是怎麼想的呢?

「我覺得能當成是一個動機也不錯。也許我們被媒體採訪後,會讓閱聽著感覺到我們是被侮辱、也許他們會用憐憫的眼光看著我們,但是藉由這樣的機會,讓他們更理解我們的話,我覺得這也不錯。

像這樣不斷去挖掘我自己內心深處,去談話的機會其實不多,也不需要特地進到我們的世界來。我到目前為止也都不想讓任何人了解自己。但是讓其他人知道我們,也不代表需要讓他們來理解我們。但是如果要我講出自己個人的意見的話,『不想被知道』或『不想被人用歧視的眼光看待』越是去這樣想,越是等於用自己的雙手去阻擋那可能性,因此我覺得那是種不幸」

―也就是說,那個動機也能讓你們對那些路過的人更放開心胸嗎?

「我覺得其實LGBT的人們心中很少有那條界線。會放開心胸說出自己心聲的人會說,不會說的人就不會說,說穿了就只是『門打開了』這樣的感覺。

你的這個問題也是『門會開嗎?門不會開嗎?』這種感覺,開的時候就會開、關的時候就關。對方在意我是同性戀還是不是同性戀,我覺得該去解開這些結的不是我,而是對方」

現實,存在於跨越我們的刻板觀念

聊到這裡,其實我被他給打醒了,結果這也只是在時代與環境中被左右搖晃的人們所作出的過度反應而已,對他們來講其實就只是生活。他們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更自由的生活著。反而是屬於「普通」的我們,看到的僅是那狹隘的世界。

「人類這種生物,他的脆弱與自己的想法等,其實並沒有自己所想像的那麼堅強。例如當發現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後,你也只能接受不是嗎?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都變成普通,自己還會開始懷疑『我以前所認為的普通,到底是什麼?』。畢竟那只是自己內心中所做出來的一種想法而已。

結果LGBT的人因為知道所謂的『普通』只是人類在自己內心中所做出來的想法,所以對事物的想法都會更加柔軟。我的工作也是,正因為沒有那種曖昧不清的感覺或想法,所以髮型設計師才能製作出許多不同的髮型。這個大概是設計師也一樣、藝術家等什麼職業都一樣。」

作品就只是將自我投射進去

以前和繪畫的的同性戀男性聊天時,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我已經不能結婚了,而且也不可能會有親身骨肉的小孩。正因此我必須製作作品來當做我活著的證明。我在這個時代生活著,在這裡留下烙印,並製作有形的物體」。他的創造慾望是從何而生,而又是是到哪個作品裡去呢?

「無論是誰都會這樣想,我想透過作品來表現出我自己。作品一旦出現在世面上,就一定會有人去看。也就是說,我把我自己展現給他人看。也因此並不是從我身上弄出什麼東西來,而是將我自己整個人展示出去。

我會想『我想要做出一個只要看了我的作品,就能知道那個是我的強力作品』。但並非是我去創造這個作品,而是將我自己投入進整個作品的感覺。

身為髮型設計師製作作品的時候也是,簡單來說『男性就是要帥一點』或『女性所以要可以一點』這種狹隘的想法其實非常無聊。

在全白的帆布上自由的繪畫,將自己全身上下都用上的那種感覺」

從LGBT到LGBTs,跨越所有的界線至世界

時代轉變,同性婚姻被承認等,這個世界越來越為他們著想,但縱使時代再怎麼前進,偏見是絕對不會消失的。身為當事人的他們,對未來的世界有什麼期待呢?

「我希望能把所有的概念都去除掉。無論是界線還是什麼都一樣。縱使可以給人類做評價。但沒有人能擁有『不行』或『這是錯的』這種否定的權力。

也許正因為我不是政治家,所以我能夠說出這種話,但是這才是讓世界和平的方法。因為做不到所以才會引發戰爭,人類才會死去。就像是人何時會死沒人知道一樣,自己的概念也總有一天會崩壞。

人類,就是必須要依賴人事物,並且擁有對話的能力,在任何事物上只要發現自己有不同,就會變成是自己的強項,但這會讓人產生歧視。

所以我希望能把界線消去掉。就像是LGBT改成LGBTs一樣,s代表異性戀,異性戀也許根本不是普通,在未來異性戀可能會被當怪人也不一定。這只是舉例,雖然不太可能實現(笑)」

和同性戀的他一起度過許多時間,我也是第一次和他這樣對話。

採訪結束後,我比以前還要更愛他了。這一定是因為,他能夠接受「普通」的人所無法接受的部份,而他也能夠接受我認為的「不普通的部份」,所以我才會這樣想吧。

讀過這篇文章後,希望多一個人也好,能把心中那條界線去除掉。

你覺得這篇文章如何?


留言